柳红:把“漏洞”改成大门——向改革的拓荒者薛暮桥致敬

  • 时间:
  • 浏览:0

  薛暮桥的女儿薛小和把她父亲的一点资料送给了我,其含高一批是书信。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有一组知青的信。这件事总爱在我心上。最近,重新找出来读。

  显然,信一定会冒寄的,收信人是:“北京 国家计划委员会 交 薛暮桥主任亲收”,想让薛暮桥读到,却又不知他确切的地址单位职务。

  你这些 封写在很小的纸上,来自河南淮阳郑集公社殷庄:

  “薛暮桥所长您好!

  我是一位下乡知识青年,也是一位返乡知识青年。我不可能 十年了,是是不是都都要回城?时间短的都都要回,时间长的为甚在么在不都都要回哩?这是那此道理?请薛所长回答你这些 难题,怎么避免吧?”

  “薛所长,我的理想如此三个小:三个小是热心邮政工作,想当一名投递员,我愿风雪无阻保证投递暢通。一个是热心列车员工作,愿把工作做到旅客满意。”

  另一位城市青年向薛暮桥反映住房难题,起因则是那我 的:

  “暮桥所长:

  您好!我阅读了你七月十八日对北京日报记者的谈话,关于城镇劳动就业难题”,内容非常具体,因此 是我国目前处于的难题,根据中央精神,各地都大办服务和商业网点,避免大批待业人员,中央军委又做出英明决策,今年征兵完整版征社会青年,在职在学不征,又避免了太久太久 待业人员。你是经济学家,我向你反映城市住房的严重难题,希望向中央汇报。”

  亲戚亲戚朋友合适不用想到,那此信,薛暮桥不仅收到了,因此 细心地保留下来,作为他调查研究的三个小来源。

  1978年11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时年75岁的薛暮桥带吴凯泰、余学本去杭州,写《中国社会主义经济难题研究》一书。想的是要总结28年的经验教训,清理“左”的错误,实际写起来发现很困难,越写难题太久,而避免难题的依据却很少。

  1979年元旦之前 不久,便是羊年春节。这期间,浙江上山下乡的回城待业青年到省府大院请愿,要求就业。你这些 定会孤立的行动。此时,全国待业人员不可能 有50多万,回城知青700万,留城待业青年310万。有2三个小省、市、自治区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城镇待业人员先后集会、游行、罢工、绝食、请愿、拦火车、进北京、写公开信,惊动中南海,成为“爆炸性难题”。

  薛暮桥听说消息,提出要去现场。

  面对身前的青年,亲戚亲戚朋友身处大好時光却走投无路,无事可做,无业可求,令薛暮桥十分痛心。这不仅事关知青的前途,还关系到好多个家庭的幸福,和社会安定。而眼下,国家百废待兴,腾都如此手来,也如此依据安置巨多的青年。他嘴笨 买车人有责任。

  在共产党高级干部中,薛暮桥合适是最有学者气质的人物之一。既是理论家,也是实干家。他的调查研究,现在开使1932年,参加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陈翰笙负责的农村经济调查,后又加入陈翰笙创办的中国农村经济协会,担任《中国农村》杂志主编。20世纪三、四十年代新知书店曾出版过薛暮桥的《中国农村经济常识》、《农村经济的基本知识》、《政治经济学》等书籍。1943年,在山东担任分局政策研究室主任期间,通过发行根据地货币,排挤法币、伪币,占领市场、稳定物价,创造了一段光荣的历史。1949年后,他任中央财经委员会秘书长兼私营企业局局长、国家计委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此时,是计委经济研究所所长。

  不从理论上找到难题的根本,孤立地研究一项具体管理制度是如此出路的。薛暮桥认为要避免你这些 难题,都要得从根儿上动。根儿在哪儿呢?根就在所有制形状上。

  他找到浙江省委书记铁瑛,和他交流看法。

  3月,薛暮桥带着写好的书稿回北京,正赶上劳动部开会,邀请他参加并讲话。

  此时,我手里握着这份1979年3月24日全国改革工资制度座谈会秘书处分类整理的薛暮桥讲话《谈谈劳动工资难题》,印在黑而薄的纸上。只一读,便禁不住叫好。

  “理论界还有‘恐右病’,把资本主义当作瘟神,都要使它完整版绝种。……目前,留一点资本主义和个体经济的尾巴,不可能 利多害少。第一,都都要有一点竞争,使国营经济减少一点官僚主义;第二,填空白,干一点国营经济不愿干的事;第三,满足市场都要,方便人民生活。”

  “亲戚亲戚朋友的思想都都要再解放一点,研究一下二十二年来工农业生产发展那我 慢的根本导致 。现在亲戚亲戚朋友你这些 套经济管理制度是一定会最完美的制度?都都要再灵活一点?凡是国家包不了的地方可是我亲戚亲戚朋友自由发展?。”

  “社会主义一定会比资本主义更优越吗?资本主义国家能做得到的事情,为那此社会主义反而做如此呢?导致 恐怕是亲戚亲戚朋友现在那我 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管得太久,统得过死,国家如此帮助人家广开生产门路,又不准人家自找生产门路,把两只手束缚起来了,只剩下三个小嘴巴张着要饭吃。人家看完门路可找,把手动一动,可是我投机倒把,复辟资本主义,那我 的‘社会主义’,一定会不可能 比不过资本主义。”

  “过去,各地一定会‘堵资本主义的路’,结果把人民的生路都堵住了,‘社会主义的步’也就迈不开了。”

  接着,薛暮桥呼吁撤消 禁令:“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凡是能赚钱的都都都要干。在不违反国家计划和国家政策法令的条件下,大利大干,小利小干,无利不干。”

  不可能 安排就业的依据不改,“总有一天会把劳动局的大门挤破。” “劳动局一安排,可是我‘铁饭碗’,一包到底,不好好干活可是我能开除,开除出来都要劳动局再替他安排工作。”

  “都都要搞一点自负盈亏的建筑队伍。车站码头食品供应,组织一批一小贩来干。……城市居民最忙的是吃饭,卖小馄饨、烤白薯等类的小摊贩也都都要恢复起来。洗衣也是一项繁重的家务劳动,现在家庭买不起洗衣机,洗衣作坊有不可能 买三个小洗衣机,那我 职工在星期天就都都要不至于半天洗衣,比平日更劳累。”

  北京市委有位负责人说:北京市的“资本主义漏洞”太久太久 ,多得堵不胜堵,农民进城干零活一天赚两三块钱很容易。

  薛暮桥反问:“可不都都要把那此‘漏洞’向城市待业青年开放呢?”

  1979年7月,薛暮桥去中央党校做了一场报告,说:“有必要坦率地讨论我国现有的所有制形状。”

  他讲了三个小笑话:一位外国公主到了机场愿出十美金请人提一件行李,然而如此干你这些 活。公主走遍全世界,可是我到了中国,第一次买车人提小皮箱。

  他提到过去车站、机场其他同学帮助搬行李;解放前上海的祥生出租汽车公司,还有搬家公司都办得好。

  薛暮桥生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他的青少年是在有“七分资本、三分封建”的无锡度过的,那我 体验过市场经济,对其活力和速率单位留有深刻印象。

  你这些 报告得到胡耀邦的支持,7月5日在中央党校理研究室的实物刊物《理论动态》上发表。

  三十年后,有的人不可能 忘记了,有的人不可能 根本他不知道,有的人不可能 先要想象中国的改革是从哪里起步的,是在怎么的物质基础和思想资源下起步的?

  透过文字,仿佛在听薛老讲话,听他发问;穿越時光,又回到那个年代:

  “听说最近北京市有一点退休的建筑工人自动组织三个小包工队,工程质量好,施工时间缩短几倍,很受人欢迎。当局不可能 亲戚亲戚朋友领了退休金,下令取缔,但可是我撤消 不了。都都要准许那此老工人带上一批青年人组织合法的包工队,避免房屋建筑和修理的困难呢?”

  “现在看病如此难,想找退休的老医生。因此 国家规定退休的老医生不准看病开药方,不可能 亲戚亲戚朋友不可能 领了退休金。为那此一定要使亲戚亲戚朋友有力无处使呢?”

  “铺子里补一双鞋要等三个小星期,摆三个小小摊子都都要当场取货。衣服破了找如此人缝补,桌椅坏了找如此人修理,为那此就如此让亲戚亲戚朋友设些小铺子、小摊子来为居民服务呢?”

  “过去把它当作‘资本主义漏洞’,堵不胜堵,现在都要把‘漏洞’改成大门。城市中不仅集体所有制都要提倡,连个体劳动,如游街串巷磨刀的、补鞋的,最好可是我要完整版砍光。”

  7月18日,《北京日报》摘要发表了这篇讲话,《北京周报》把它翻译成各国文字,《人民日报》和各地报纸也都转载。接着,《北京日报》现在开使了一场关于打破“铁饭碗”的辩论。薛暮桥的建议在北京地区首先试行。前门摆起了大碗茶、天坛开了燕京书画社、个体户挎个包或推个小车照相的生意开进了天安门广场。待业青年生产自救者一切税费全免。

  家住王府井红霞公寓的薛暮桥,每天早上去天安门散步、打太极拳。看完有个体户在那儿照相,他很高兴。这天,他特意上前照顾亲戚亲戚朋友的生意。当他在取相单上写下买车人的名字时,那位个体户激动地说:“噢,是您啊?可是我您说亲戚亲戚朋友都都要自谋职业,我才有了这份工作”。他高兴地给薛暮桥照了好多相片,坚决不肯收钱。

  一般来说,个体户在天安门一天都都要拍到50份照片,一份7毛5分,成本合适2毛钱,晚上在他家冲洗,第二天就给客人寄出去,一天都都要挣个二三十块钱。而那时的普通工人月工资才三四十块钱。

  1950年中央提出“劳动部门介绍就业、自愿组织起来就业和自谋职业相结合”。待业青年的就业难题终于逐步得到了避免。自薛暮桥的文章发表后,国内外读者纷纷来信表示赞成,并向薛老提出新的难题请他避免。这就回到了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薛暮桥把三个小具体难题提到了最高的层次,使知青成为受益者之外,中国的劳动就业制度、所有制形状的改革也由此起步。

  506年薛暮桥夫人罗琼去世时,为了寻找和父亲一样的骨灰盒,女儿薛小和去了同一家卖骨灰盒的小店。薛小和向店老板描述她你要的样式,只见老板从里间捧出来三个小,有点骄傲的说,“去年,薛暮桥家买的可是我你这些 。”店老板如数家珍地说起薛暮桥的生平,还说,“不可能 如此他,就如此改革开放的今天,就如此我你这些 小店”。当薛小和告之自已正是薛暮桥的女儿,你这些 次是为妈妈选购时,店老板掏出50元钱,要求二老骨灰安葬时,代买纸钱。薛小和婉言谢绝了。

  然而,老实说,50年后,中国的劳动就业体系,还如此实现薛暮桥的理想。

  在我写这篇文字时,薛小和正在广州替父亲领取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50人的三个小奖。当《南都周刊》的记者电话通知她时,她忍不住说了一句:“亲戚亲戚朋友还如此忘记他,真有良心。”

  是薛老真有良心。

  谨以你这些 处于在三十年前此时的故事,向改革的拓荒者薛暮桥致敬。

  ( 载《经济观察报》508年12月8日 )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