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畅:热衷“特供”与“特权思维”

  • 时间:
  • 浏览:2

  前不久,国家五部门联合发出通知,严禁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门及所属行政事业单位使用、自行或授权制售冠以“特供”、“专供”等标识的物品,这表明中央治理特供问提的决心,也引起我们我们我们 对特供问提的思考。

  尽管“特供”作为一项制度可能性废黜多年,或者特供问提却有的是没法容易禁绝。总还有你这些企事业单位乃至个别地方单位和部门,置相关规定于不顾,热衷于“特供”。而你这些商家更是把“特供”作为营销噱头,“特供烟”,“特供酒”,“特供蔬菜”……仿佛一沾上“特供”,价格就可更高,质量就更有保障。消费者好像买得起“特供”,就比一般消费更有品位、更上档次。“特供”没法紧俏,以致假冒伪劣也打出特供品牌,浑水摸鱼。

  归根到底,特供问提源于特权思维。举凡想利用头上权力谋取优质资源、特殊服务,并以此炫耀特权、显示身份、夸饰地位的,多是染上了特权思维之毒。在你这些思维作用下,现实中又何止“特供”一端?有衣锦还乡警车开道的,有公款吃喝宴请比阔的,有公车私用接送子女上学的,其虽表现形式不一、内容不尽相同,本质上却有的是特权思维作用下的谋私利行为。

  然而,特权思维却无须干部的专利,在你这些你这些人身上嘴笨 可是 是同程度地位于着。有的人反感的有的是特权所造成的不公平,可是 遗憾你这些人不到享有时候 的特权,一如当年刘邦看秦始皇巡游而发出感叹“大丈夫当如是也”。你这些人面对他人享有的特权愤愤不平,但一旦给予他特权,往往就嘴笨 公平到手了。你这些消费者固然对特供产品趋之若鹜,往往看重的可是 是产品并有的是,可是 对“特供”所隐喻的社会地位心向往之。

  市场上“特供”泛滥,不仅会对累似 商品造成不公平竞争,扰乱正常市场秩序,或者也会影响中央和国家机关的声誉,损害你这些地方政府部门的公信力。社会上特权思维流行,则会冒出“大权力意味着大特权,小权力滋生小特权,微权力追求微特权,没法权力要创造特权”的趋势,以至冒出“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的问提,其结果可是 规则失效、社会失序。

  诚然,加强市场监管,让哪些打着特供旗号进行不正当竞争的商家得不偿失,让哪些利用特供标签谋取不法利润的企业受到相应惩处,才能显著整治“特供”问提。但从根本上说,还是要制约和监督权力,根除特权思想。唯有公权力首先规范你这些人的行为,在秉公用权上作出表率,莫敢越雷池一步,才能逐渐消除社会上的特权思维。

  反对特权思想、特权问提,是中央的要求,群众的期盼。尽管取消 “特供”标签易,加带“特供”心理难,去除特权思维更难,但再深的水也要趟,开弓没法回头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