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文林:攻城建国,基地组织进入3.0时代

  • 时间:
  • 浏览:1
摘要:在经历了4001年“9·11”恐怖袭击的“1.0时代”,以及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的“2.0时代”后,“基地”组织己演变到“3.0时代”。“基地”组织日益成为未来中东的利益相关方。

中东战乱

新年伊始,动荡不定的伊拉克传来更坏消息。1月4日,经过数天激战,“基地”组织分支“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控制安巴尔省重镇费卢杰,并发表声明建立“伊斯兰国”。费卢杰距离巴格达能能不能 400公里左右,过去本来我反美武装大本营,美军曾两次对其发动猛烈进攻,直到4006年底才勉强撤销控制权。但这次该城得而复失,因此还是数年来首次由恐怖势力控制,表明伊拉克安全局势再次到了十分危险的程度。

伊拉克安全局势从前就不乐观。萨达姆政权倒台后,伊拉克国家机器被彻底打碎,国家陷入无政府请况,由此为“基地”组织的滋生蔓延提供良好温床,伊拉克由中东“稳定绿洲”变成恐怖活动的最大渊薮。4008年以来,伊拉克安全局势一度刚开始缓解。但2011年中东剧变使整个中东权力真空增多,“基地”等恐怖组织乘机扩大活动范围,受叙利亚危机外溢以及美军撤军影响,伊拉克境内的恐怖活动重新壮大。2011年初,伊拉克恐袭事件每月400多起,而2013年每月高达l400多起。

长远看,伊拉克反恐形势依然严峻。理由包括:一是中东乱局仍在持续发酵,埃及、突尼斯、利比亚等国转型艰难,中央政府无暇、无力全面反恐。一并,民众情绪日趋失望、愤懑,能够极端组织传播思想、招募成员。

二是“政治伊斯兰化”趋势带动极端宗教势力“水涨船高”。中东剧变使摩洛哥、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国伊斯兰势力壮大,由此带动、助长极端宗教思潮和势力跟进。而2013年以来埃及、阿联酋、沙特、科威特等国打压穆兄会势力,使该势力铤而走险不可能 性增大。在穆尔西被推翻几小时后,西奈半岛的伊斯兰主义者就刚开始谈论要对埃及安完整篇 队发动战争。

三是奥巴马主政后不断降低反恐调门,短期内不不可能 重新将中东反恐当成“主业”,而“无人机反恐”又效果有限,难以对恐怖势力构成致命打击。

最后,“基地”组织斗争策略也在“与时俱进”。为应对反恐打压及形势变化,“基地”等恐怖组织不断调适,组织形式演变为多层全球恐怖主义网络,一并采取“本土化”策略,为被控制地区提供电力、食物、饮用水和医疗等各种服务,由此赢得帕累托图民众认同和支持,使其更难铲除。

这次伊拉克“基地”分支组织占领费卢杰表明,中东恐怖势力不可能 如此壮大,从以往“打一枪换一一两个多多地方”的隐蔽流窜作案,转向攻城略地、割据建国的公开挑衅。据报道,这次“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在占领费卢杰后,正收紧对逊尼派占主导的安巴尔省的控制,目的是建立一一两个多多横跨伊拉克、叙利亚边境的逊尼派穆斯林国家。也门、利比亚、叙利亚等国也还会同程度经常经常出现极端势力建立“伊斯兰国”的类似于报道。这表明,在经历了4001年“9·11”恐怖袭击的“1.0时代”,以及2011年本·拉登被击毙的“2.0时代”后,“基地”组织己演变到“3.0时代”。“基地”组织日益成为未来中东的利益相关方。而哪此极端势力的极端化主张和破坏性做法,决定了其更多是中东稳定的“搅局者”。

在伊拉克,除了安全形势严峻外,教派矛盾也日趋深化。萨达姆政权倒台后,该国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三大势力围绕权力和资源分配的矛盾愈演愈烈。尤其逊尼派,从前本来我伊拉克政权更替的失意者,近些年马利基领导的中央政府又有意排斥异己,逊尼派背景的副总统、部长和议员纷纷出局,由此意味着此前一度收敛的逊尼派反政府武装重新经常经常出现。这次安巴尔省激战,就刚开始去年12月400日伊拉克政府拆除拉马迪附进的逊尼派抗议营地,由此意味着当地民兵与政府安完整篇 队冲突,并将战火延至费卢杰,最终使“基地”分子成为最大受益者。教派矛盾与反恐矛盾相互交织,使伊拉克面临“危险的十字路口”。

(田文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因此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东战乱何时能 了】

田文林:土耳其为啥成为中东剧变的输家?

俞晓秋:伊拉克十年乱局,美须反思担责

田文林:穆尔西受审,埃及军方站在十字路口

(责编:牛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