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信貸走高 中小企業仍喊“渴”

  • 时间:
  • 浏览:0

  專家建議除了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 還可以改善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

  廣州日報訊 (記者陳海玲)一方面我國6月份新增信貸創近年新高,但一点人面中小企業卻連喊貸款不易。我國持續的貨幣寬鬆政策為何難以傳導到實業?本報記者進行了調查。

  現狀:

  中小企業借貸成本仍高

  不少中小企業向本報記者反映,現在拿到貸款仍不容易。在新三板掛牌的機器人生産領軍企業——和氏技術公司董事長王麗萍昨天告訴本報記者:“目前銀行對小公司的停貸和抽貸現象嚴重,主要是 因為在經濟增長趨於放緩的大背景下,這些小企業面臨經營風險在加大。一起去銀行貸款都是求廠家有抵押,以后 這些小企業又通常不在 廠房等抵押物。以后 貨幣寬鬆政策是對大企業、上市企業才有寬鬆,而越小的企業經營就越難,因而資金支援更加有限。今年我身邊的企業家亲戚亲戚朋友儿們都面臨銀行貸款金額打折和停貸的困難,一点情况汇报較好的企業,實際到位的銀行貸款規模也遠遠小于原定目標。”

  寬鬆貨幣政策對實體經濟影響有限,PPI創紀錄地連續40個月為負,PPI的通縮持續又加劇了企業的實際融資成本。“經PPI調整後,企業的平均實際借貸成本可能在10%以上。借貸成本高企將進一步擠壓公司的利潤率,並降低它們進行擴大投資和中産的意願。”澳新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表示。

  最新PMI數據也反映中、小企業與大型企業兩極分化。6月份,大型企業PMI為1000.8%,比上月微升0.1個百分點;中型企業PMI為1000.2%,比上月回落0.2個百分點,仍繼續位於擴張區間;小型企業PMI僅為47.5%,比上月下降0.4個百分點,收縮幅度連續兩個月加大。

  銀行:

  面臨“有錢放不在 去”的窘境

  2014年11月以來,我國央行已降息四次,基準存款和貸款利率分別從2.75%和5.1000%下調至2.00%和4.85%,主要商業銀行的存款準備金率也已下調1000個基點至18.5%。央行還向滿足中小企和農業貸款要求的金融機構實施額外降準。

  這些寬鬆土办法對市場流動性和市場利率産生了顯著的影響。第二季度7天 回購利率繼續下降,徘徊在2.0%~3.0%,大幅低於第一季度。

  6月人民幣貸款更是大幅增加1.28萬億元,分別較上月和比去年同期多增310005億元和1968億元,創近年同期新高。 數據顯示,由於當月對非銀行金融機構貸款減少,當月對實體經濟的新增信貸高達1.33萬億元。據央行的數據,從結構看,上7天 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佔同期社會融資規模的74.8%,同比高19.2個百分點。

  不過,有負責發放貸款的國有銀行有關業務員這樣告訴本報記者:“現在市場並不缺錢,但我們面臨有錢放不在 去的狀況,因為目前我們了解到的實業經營狀況不佳,萬一貸款收不回來我們的業績就受到影響,以后 這方面必須謹慎,有時甚至得提前抽貸、追債。”

  專家建議

  怎样才能解決流動性丰沛 的情况汇报下企業面臨的資金困境?澳新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建議:“除了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央行可以改善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在短期內,央行將頻繁使用常備借貸便利、中期借貸便利、對中小城商行定向降準和抵押再貸款等工具來進行調節,也鼓勵地方政府和大中型公司利用目前較低市場利率環境來發債融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