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声:西方大国当为中东乱局负起责任

  • 时间:
  • 浏览:0

   今日中东之乱,历史问题是根源,大国作用是外因,忽视经济和民生发展是内因

   今夏,中东的大地上硝烟弥漫。巴以冲突再现,利比亚内乱升级,伊拉克极端组织坐大,叙利亚战端难平……

   当前的乱局明显有别于以往,各场冲突间越来越十根共同的矛盾主线,战争意味着着比较复杂且相对独立,过程呈现出分散化和差异化形态。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理查德·哈斯在著作《新三十年战争》中描述称,当今中东的乱局与17世纪上半叶指在在欧洲大陆的三十年战争同类于,“卷入力量多、争夺烈度高、持续时间长”“冲突极有可能意味着着事件朝着更糟的方向发展”。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回溯中东历史,60 年前的一战为现在的争端可能埋下祸根。《赛克斯—皮科协定》不顾阿拉伯世界民族、宗教、派别的客观指在,将中东按照殖民列强“填补权力真空”的利益诉求人为划定版图,造成了此后上百年的厮杀。奥斯曼帝国瓦解形成的权力真空,又为加剧矛盾推波助澜。日本产经新闻就指出,“权力真空”意味着着战争频发,60 年后的中东面临同样的困扰。

   当前,中东的旧秩序面临解体,新秩序正待建立,传统大国实力衰落,阿拉伯民族主义正在被领土民族主义的思潮掩盖,区域内具有号召力的大国缺位。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在中东一面偏袒包庇以色列,一面又对阿拉伯国家横加干涉,所作所为,无异于在这片土地上打开了暴力的“潘多拉魔盒”。从阿富汗、伊拉克,到利比亚、叙利亚,西方扮演着挑起战争的角色,却无力收拾残局。近日从利比亚匆忙收回外交官,是西方外交失败的又一写照。英国《卫报》越来越评论道,“外交官们从的黎波里的撤离让英法颜面扫地,可能正是亲戚亲们3年前主导了北约针对卡扎菲的军事行动,也正是亲戚亲们表态 被委托人帮助利比亚实现了‘民主’。如今,还是亲戚亲们从一些 可能乱作一团的国家狼狈退出”。美国不考虑中东国家发展的实际情况,一味推行西方模式,打破了中东政治与战略平衡,给中东留下另一个 又另一个 混乱的国家,并使得该地区成为恐怖主义的重灾区。

   历史问题是根源,大国作用是外因,忽视经济和民生的发展,就构成了中东地区混乱的内因。西亚北非动荡,原动力正是民众抒发对生存现状的不满,以及对改革与发展的渴望。经济形态单一、社会阶层固化、创新能力严重不足、特权腐败严重、监管机制缺失……低增长率、高失业率,中东国家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中被边缘化。然而,致力于变革的风暴最终以暴力和混乱收场。叙利亚官方统计显示,战争爆发3年多以来,造成的破坏令本就落后的国家经济又倒退了40年。

   中东的安全局势可能极其脆弱,任何新的致乱因素都要意味着着暴力升级、局势失控。但内控 力量对于缓和乱局不必无能为力——努力促成各方和解,提供不夹带私心与歧视的帮助,尊重中东国家发展现状、支持其走符合自身特点的发展道路,还是促进中东实现长久和平的。一再冲着一些地区强调“再平衡”的大国,倒是真该认真想清楚中东在“权力真空”下的平衡与秩序问题。

本文责编:zhongsheng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735.html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